本站永久域名: 请收藏!

你的位置:首页 > 性爱健康

禽兽教师缘何脱出法网

2020/3/7 14:47:21      点击:

呆滞的面容,惶惑的眼神……7月10日,在距离万源市100多公里的大山深处,记者见到了16岁的石窝乡学校初一女生张小凤。
  日前,女孩的父亲张学文向本报反映:今年4月上旬,班主任老师向尚奎两次将张小凤奸污,6月18日,当地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向尚奎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但他已于6月底私自前往广东。

  “明明我的女儿受了欺侮,检察院为何不同意逮捕?”张学文怀疑当地司法机关执法不公。然而记者随后的调查却表明,“禽兽教师”脱逃法网其实另有原因,该案引发出的更多是对保护农村未成年女生的深层思考。

  两次奸污———校长知情不报

  石窝乡学校教师向尚奎今年36岁,妻子在外打工,家里有一个6岁的女儿。今年4月上旬的一个中午,向尚奎让一名女生带口信,叫张小凤去他家领上学期的住宿退费,张小凤随后来到向尚奎在校外的住处。在给了40元的退费后,向尚奎关上大门,把张小凤带上楼将其奸污。

  几天以后,向尚奎又几次找到张小凤,叫她中午去他家里,并以“不去的话后果自负”相威胁。张小凤无奈又来到向尚奎家,再次被其奸污。张小凤说,两次被奸污后,向老师都叫她不要对家里人和老师同学提起。

  胆小怕事的张小凤不敢给家长和老师反映,只是给部分相好的女同学隐约提及。4月15日,校长杨代平找该班班干部开会后又找张小凤谈话,于是张小凤将向尚奎奸污自己的情况写在纸条上交给了校长。

  然而,校长并未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是找到向尚奎要他去妥善解决此事。4月18日,向尚奎通过亲戚找到张小凤母亲,拿出1000元钱私了,并由向尚奎起草了一个“学生诬陷老师”的条子,让张小凤誊写后交给校长。

  5月26日,在外打工的女孩父亲张学文闻讯后赶回家中,找校长解决却迟迟得不到答复。6月3日,张学文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向检察院提请逮捕。6月18日,当地检察机关经过审查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予批捕”。向尚奎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但却于6月底私自前往广东。目前,公安机关正对该案补充侦查。

  事实上,向尚奎还曾经试图对该班另一名女生实施奸污,由于该女生反对,因此没有得逞。

  此案的发生在偏僻的石窝乡引起轩然大波。许多家长纷纷表示,这样的教师应该严惩。向尚奎的同事们却非常震惊,他们说向尚奎平时工作认真负责,业务能力不错,实在不敢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丑事。

  证据不足———“禽兽教师”无法定罪

  “由于案发后两个月才报案,取证相当困难,直接的物证没有,当事双方的口供又存在矛盾,一方认为自愿,一方认为强迫,这种‘一对一’的口供没有其他证据支撑,很难被司法机关采信”,当地公安机关介绍说,这种因证据不足无法定罪的强奸案每年都有两到三起。 我国刑法第236条明确规定,强奸罪是指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的行为。由于该案中张小凤没有呼叫、抓扯等反抗行为,而向尚奎又始终认定“双方纯属自愿”,因此,要认定向尚奎犯强奸罪存在很大难度。

  张小凤说,向尚奎平时就有体罚学生的行为,同学都很怕他,“欺侮我的时候他一直叫我不要闹,否则就要整我。”

  张小凤表示,向尚奎和她发生关系她肯定不愿意,“他脱我衣服时我将衣裤捂住,但由于他是班主任老师,又用语言威胁,所以我很害怕,只能任由他欺侮,事后也不敢报案。”

  利用教师这种职务优势,采取“精神强制”,对未成年女生语言威胁并实施奸污,对方不敢反抗又迟迟不敢报案,导致证据不足难以定罪,这是否是法律与现实之间的尴尬?

  记者就此采访了部分律师和四川大学法学院专家,他们均表示,新的《刑事诉讼法》体现了“重证据轻口供”和“疑罪从无”的原则,口供必须要有旁证支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锁链才能定罪。该案中公安机关搜集的证据以口供为主,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因此检察院“不予批捕”是有道理的,但可以考虑从《教师法》或民事赔偿的角度对该教师进行惩罚。 事实上,张小凤的遭遇在万源市并非个例,当地另一名女生的境遇就比她更为悲惨。

  如何保护农村未成年女生

  “我要读书,我要回家。”7月9日下午,万源市青花镇的精神病院内,女孩王小丹呜咽着向前来探望的父亲哭诉。在精神病院呆了一年多,本该属于她的花季岁月早已灰暗失色。

  同样由于事隔近两月后才报案,证据不足,万源市检察院三次受理公安机关审查起诉,两次退回。几经反复后,检察院于今年5月27日提起公诉:2002年11月27日晚上,在万源市庙坡乡中心校读书的王小丹被班主任施月登带至校内的教师寝室内,被其奸污。法院虽已受理,但由于证据明显不足始终无法开庭。

  “不吃饭,不吃药,焦虑严重。”主治医生介绍说,王小丹的病情经常反复,以后能否恢复正常难以断定。女孩的父亲王国林老泪纵横,“女儿这辈子被毁了,在农村已经没法做人”,他说家里卖掉了所有值钱的东西,砸锅卖铁也要讨个说法。

  为何万源市这种边远山区一再发生类似影响恶劣的案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在对教师的管理、未成年女生的自我保护及法律意识方面确实暴露出诸多问题。

  “这两名女生有个共同特点,老实、内向,胆子小。”公安机关人员介绍说,农村山区这样的女孩子很普遍,她们缺乏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

  张小凤的同学告诉记者,她们初一没有生理卫生和法律方面的课程,对这方面的知识相当缺乏。据张小凤自己说,她甚至连电视都很少看,如果她早点知道如何抵抗性侵犯,知道要及时报案,也许向尚奎就不至于脱逃法网了。

  “学校不对学生进行相关知识的灌输,而且男教师可以喊女生单独到自己家去,这难道不是学校教育和管理上的漏洞?”身为家长的张学文提出疑问。


  据悉,万源市文教局已对石窝乡学校的领导班子作出全部停职的处理决定,同时对教师向尚奎也已行政立案,并准备按相关程序将其开除公职。

  万源市文教局办公室主任覃显伟介绍说,该市4200余名教师分布在4000多平方公里内的512所学校,教师分散,“一师一校”的情况在农村比较多,这给教育主管部门的管理带来很大难度。

  覃主任说,该市文教局将针对教师管理制定一些得力措施,同时将逐步加强对未成年女生的保护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