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域名: 请收藏!

你的位置:首页 > 中国性文化 > 性行为

为什么我们失身的时候都很傻

2020/5/11 15:51:48      点击:

我们在面对他人批评,或者有人说自己“坏”的时候,喜欢用另外一个字来挡一下,以减少杀伤力,那就是“傻”,比如阿娇因为“艳照门”被记者逼问的时候,就这样回应:“那时我不懂事,很天真,很傻……”大概如此。

  由此,我想到“失身”。很多男女回想自己“破处”旧事或者破事的时候,也往往都喜欢说“那时很傻”,虽然,当下谈“失身”的人少了,但是后悔“那时傻”的人却很多。

  所谓“失身”,一般是非主动的结果,是被人诱导、强迫或者其他外因而造成的,是以“受害者”身份出现的,潜意识里有“免责”的意思,即“不是我的错”,“至多算我傻”。事实也是这样,所有“失身”者,确定用这个词汇表达自己“处女座”的,不管男女,在献身的那刻都很傻,因为是被动激发,甚至诱发,是性宾语,而不是主语。

  一个姓罗的湖南朋友,他的处男身是这样被解决的:那时,他才21岁,毕业后担任某高校的辅导员。当年,他长得很像漫画里的男主角,有些张国荣年轻时候的影子,一句话,很美,略带忧郁。某天晚上,他在宿舍里纯洁地写字,忽然,他所管辖的进修班里一个25岁女生,迷离笑着推门进来,眼神里有热焰,小罗老师居然莫名地有些怵,站了起来,而对方已经步步进逼,漫长的三步之内,她能脱的衣服差不多没有了,他知道来者不善,条件反射地后退,靠到了墙角,渐渐可怜的罗处男也只剩下火焰般的心跳,他正不知道接下怎么办的时候,那女生姐姐开口了:

  “你是男人吗?”

  小罗立即回答:“是!”

  “你有男人的血性吗?”女生姐姐再循循善诱。

  小罗咽了口口水:“有。”

  女生姐姐微笑瞬间消失,几乎贴着过来:“那你想证明自己的血性吗?”

  这时小罗已经不回答了,他开始反扑,他热血翻腾,他要证明,其实,他已经光溜溜地只剩下“傻劲”了……

  这血腥的启蒙之夜,少年罗老师潦草地结束了自己处男之身,原来他有个纯洁的观念:一旦与某个女人做了那事情,就要与她结婚的。所以,事后他一直哆嗦着,不知道怎么收拾,不过,聪明的姐姐马上给他一句话“不用你负责”,他才松了一口气……

  多年后,他给我讲这一夜的“破处”之旅,笑着,然后给自己一个评价是“傻,太傻了!”在他看来,他没有占到便宜,因为不是由衷的主动的自觉的想“要”,所以很傻,可是人生路上,我们又有多少“傻”可以挥霍与抛洒的?所以他回味起来还有些伤感,摇摇头后,他点了一根烟忏悔。

  而另外一个女人的故事更简单,她18岁时候,在KTV包厢里唱歌,约请她出来的男生面红耳赤地挺着身子对她哀求说:“如果你不给我,我就会死!”说到第九遍的时候,那女生心生怜悯,就这样咬咬牙献身“救命”……多年后,她做了别人的妻子,在一次闲聊里,她说出了这件陈年“傻事”,笑过之后,她有些黯然。


  为什么我们都要多年后才意识到“第一次”的傻,而这样的“第一次”本该是多么浪漫、美丽、珍贵与神圣的,但是我们很多时候就这样轻易地把自己交出去,没有准备,没有铺垫,囫囵吞枣,来不及回味,甚至还多少有些被动与屈辱。

  虽然现代人性爱的第一次,往往是情不自禁的、是“经不起安排”,但是如果事先我们有一些心理建设与防范,我们就不会有临时抱佛脚的慌乱与一针见血的无措,也不会傻到因为对方一句谎言或者几句激将的话,就懵懂行事,把第一次活生生浪费掉,这是多么的遗憾与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