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域名: 请收藏!

你的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为友情和亲情放弃爱情我做的对吗

2020/5/11 15:57:28      点击:

我们的生活中不光只有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和老婆现在已经没那么多的爱情了,剩下的都是亲情,习惯了这种亲情的存在,她就像你的左右手,平时可能不会顾及她,但是一旦失去就是痛彻心扉的感觉,我了解这种感觉,你了解吗?

我和王明是最好的朋友哥们,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从小一起打架,一起去田里头地瓜吃,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举例说明了,反正这份友情在我的生命中占了很大的很大一部分,我非常的珍惜他,不光是从嘴里说说,我也是这么做的。

李萍,王明的妻子,我现在朦胧爱情的对接者。当年,我和妻子能走到一起,全靠他俩牵线搭桥。

去年秋天,王明失业了。他本想带李萍一起去南方打工,不想李萍刚刚怀孕,于是他只好自己先去,等安顿下来再回来接李萍。

临走前,王明对我和妻子说:你们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以后李萍的事就得麻烦你们了。我拍着胸脯说:放心吧,随叫随到。去年年底,岳母生病住院,妻子回老家照顾老人,于是我也成了留守一族。

我知道王明很信任我,但我还是要掌握好做朋友的分寸。我的原则是:李萍不找我,我决不主动找她。两个月后的一天,下班后,李萍来电话说她有急事找我,让我马上去一家商场。

赶到商场,我才知道她把钥匙落在单位了。我开着车拉着她去找同事,又去她单位,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才把她安全地送到了家。后来,类似的事又发生过多次,我这才知道原来李萍是个很粗心的女人,不过每每看到她紧张过后开心的样子,我又觉得她挺可爱的。

有一天夜里,李萍突然给我来电话,说她病了。我急忙赶到李萍的家里,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诊断为胃穿孔,必需马上动手术,虽然生命没危险,但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我急忙给王明打电话,可不知为什么,他的电话总是打不通。

危急关头,我只好以家属的名义在手术单上签了字。手术后,李萍得知孩子没了,伤心地大哭起来。我对李萍说,给王明打电话吧?她说千万别打,他的工作还没稳定,跑回来花钱不说,恐怕又得丢了工作。我说,那孩子的事怎么解释?她说以后我会和他说的。

一直等到出院之后,李萍才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了王明。王明果然要回来,李萍一再说不用了,等她养好了身体就去找他,王明这才安顿下来。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李萍之所以不让王明回来,是因为她对我产生了特别的感情。

李萍对我说,王明虽然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好男人,但他的心思很粗,即使他在身边,也不可能像我一样细心地照顾她、呵护她,她很后悔当年没有选择我,而是选择了王明。说实话,与妻子相比,李萍的确更加温柔可爱,和她在一起,我就会莫名地想保护她。但我知道,她是朋友的妻子,我们的关系仅限于友谊。

我知道我对李萍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超乎与友情之上,可是还没达到爱情的程度,再这么发展下去,是伤害两个家庭,结婚后有了自己的家庭就有了自己的寂寞。就像这段时间,也许是彼此的爱人不在而心理寂寞的缘故吧。

一番纠结后,我把李萍送上了南下的列车,虽然我心里酸酸的,但我觉得自己无愧于妻子,无愧于朋友。